朝仓真理亚

严肃本分的老实良民,却老是容易被哈哈哈

【周叶】流年若水 1(叶修性转 慎)

【周叶】流年若水 

 叶修性转,OOC严重,慎

 

 

1、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赛季终于在今日拉下了帷幕。来自H市的兴欣战队以黑马的身份夺得了本届冠军……”

不远处商厦外墙上的显示屏播放着关于荣耀的新闻,光线忽明忽暗照在了周泽楷身上。


“小周?”身后传来女孩子脆生生的呼喊声,辨析出那声周泽楷转过身,“前辈。”


“你知道附近哪里有便利店么?”


“……”思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斜对面不远处的全家,“买烟?”


“对啊,老板娘约得这家店庆功真的是……附近看上去都不像有买烟的地方,”稍抚平裙摆,叶修走到周泽楷的身边笑着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挂起懒散的笑容,“这商圈也是怪,竟然这么栋商城旁边就是个寺,啧。”



把背包一边的带子拉下,周泽楷把背包抱在怀里拉开拉链寻找着什么。叶修也不急着去买烟,好奇地看着小后辈翻找背包还顺手搭了一把让他更容易翻找。


看着伸过来托住自己背包的手,周泽楷有那么一会儿的停顿,又继续找包隔层。搜寻了一番后,取出一包烟,递给叶修,倒是叶修看着递过来的东西硬是楞了一下调侃他,“小周,你竟然抽烟?”


“本来是寺庙。不,爸爸的。”前一句回答了叶修先前的问话。


“给我了?”见周泽楷点头叶修也没扭捏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点燃,“轮回的俱乐部离这儿还挺远的,怎么大晚上不好好休息跑这地方来?”


“回家。”


“你家住这附近?”


周泽楷点头又摇头,“还要换公交。”



“S市你知名度应该没法让你乘公交吧……”叶修侧过脸吐了口烟,“好歹也是联盟的脸。连沐橙在H市出门都要包的严严实实不敢乘公交。”


“晚了,人少。”略思考了下,周泽楷补充一般指了指脸上丑丑的PM2.5防护口罩,“以前学校在附近,熟悉。”


“那我先回去了。再晚老板娘又该念叨了。”叶修正准备转身离去,却被拉住了衣角,“怎么了?”


拉住叶修的周泽楷自己也惊讶了一下,抿嘴沉吟了几秒,“公园晚上好看,前辈一起?”


这么一问,叶修忽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她和周泽楷的交集并不多,除却自周泽楷出道以来在赛场上相见,最多的也不过是在选手通道中的寻常招呼。常年宅在电脑前的叶修听到公园这词还是前阵子听陈果抱怨网吧附近公园广场舞音乐换了太吵了才想起还有这么个地儿。也就一下子的愣神就被周泽楷牵着手往一旁一栋大厦走去。


“小周……你这……”见着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交通卡又从背带的卡套处又掏了一张在刷卡的地方各刷了一下,“滴”了两声后,叶修有些无奈地坐下了,“你还带着两张卡。不是说附近么?”


口罩后的脸颊烧红,周泽楷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犹犹豫豫地转过头看着微弱灯光下窗边叶修的脸,“抱歉,前辈。”


“哎,这有什么的,黄少天那家伙上次比完赛还直接半夜拉着我们去爬‘小蛮腰’,别在意。不过你怎么忽然想着拉我去逛公园?这是想报复,我白天抢了你们轮回的总冠军,准备把我带到公园里一枪打死么?”


“……”周泽楷抬手,捏了捏叶修的脸,动作就好像十分熟稔,再一次顿了下,这才开了口,“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拉姐去逛还是不知道是不是要打死我?你这样我可要打电话叫我们兴欣的来了。”叶修伸手摸了摸口袋,只摸到了刚才周泽楷给的那包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打电话叫人的工具,“小周啊,输了比赛不要紧的。而且又是输给姐,你应该觉得光荣!”


“前辈……”由着叶修说了半天,周泽楷眼见着到站了招呼着叶修下车。穿过马路,看到是一个雕塑公园。


“小周喜欢艺术?”叶修似乎是因为觉得半夜看雕塑有些神奇,走路的步伐变得像小姑娘一样一蹦一跳地。


“不是。”


小公园不大,叶修慢了周泽楷半步跟在他后面,走了没一会儿看到眼前拦出的一方地。瞅了眼一旁矮树的标签——梅花,不太理解周泽楷今天这到底是抽什么风,大夏天拖着自己跑到公园看……额……梅花。


周泽楷瞧着叶修看一旁矮树标签,没有注意木板小路的缝隙,绊了一下,摔向一旁,伸手抓住了叶修的手腕,“小心,两边是水。”


险些摔入水里的叶修用手抚着胸口喘了几口气,这才缓过来,“你说你,大晚上跑这地儿来,是想把我溺死在这水里?而且你一开始不是说要回家?”


也知道叶修是在开玩笑,周泽楷有些歉意地抓了抓头发,“对面。输了比赛会来。”


“调整心态?啧,那你还带赢了你的人过来,这是给自己添堵么?”

见叶修走了几步,绕到一旁的长椅坐下,周泽楷靠到长椅边的木柱上,摇了摇头,望着池水与池水中的雕塑,又转向看着叶修浅浅一笑,“突发奇想。”


“啧,笑的真好看。不愧是联盟的脸。我要是像你一样是个男孩子肯定也很帅。”叶修站起身,垫脚,伸手,扭住周泽楷的脸,“呵,作为后辈!前面怎么可以捏前辈的脸呢!”


“好……捏……?”被捏着脸说话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说实在,周泽楷回想起自己见着叶修一路来的行为,自己也不太理解。


听到回答,叶修一下子瞪圆了眼,另一只手也跟着捏向周泽楷。虽然联盟第一男神脸上并没什么肉感,但是并不妨碍她动作,“哎,现在后辈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大半夜跑这儿来散心,比赛输了没事,不怕一个没想通,不是,应该说想太通出家去了?”


也不怪叶修这么说,这地幽寂,大晚上除了水流动声,什么人迹都没,简直和小说里那些个高僧修习佛法的苦修之所十分相似。


“谢谢。”即使被蹂躏着脸颊,周泽楷还是笑着对叶修道谢,“比赛和现在都是。”


叶修虽然是直接地说出轮回输了今天的比赛,但是总是换着调侃方式在逗周泽楷,听了这声谢,还故意感叹,“啧,这要和孙翔说,估计得炸毛儿吧?”


想象了一下情景,周泽楷点头。




 

 

“阿嚏!”轮回宿舍内,正和队友研究今天团队赛情况的孙翔忽然扭过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把他对面的江波涛也给吓了一跳。


“孙翔啊,你这是女朋友想你了吧。”一旁的吴启坏笑地望着孙翔。


“孙翔!你竟然瞒着有女朋友了?”吴启的调侃顿时将轮回众人的视线落到了孙翔身上。


打掉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孙翔炸毛了一般对着吴启,“你才有女朋友想!”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别过脸,“没有那玩意。”


“哎……其实我们轮回也该是庙吧?”孙翔的否认让轮回的单身狗相互凝视了一番,“咦?队长和明华呢?”


“小周父母喊他回家。我们轮回也不算庙,毕竟我们的奶已经结婚了。”江波涛放下手中的资料。


“队长和明华也不在,副队!要不我们出去吃馄饨吧!”


“这主意不错!”


“……”看着勾肩搭背的队友,江波涛也无奈地笑了一下,跟着走了出去,内心不住地感叹队里气氛还是不错的,也不揭穿这群人想要暂时平静一下。

 



 


叶修侧着坐在长椅上,小腿在椅下荡来荡去,两手撑在身侧,见着周泽楷安安静静靠在边上也不说话,就也安安静静看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低下头,也不在摆腿,看着鞋子,“我准备退役了,接下来可是你们小年轻的时代了,期待么?”


“退役?”本来尚在神游的周泽楷视线立刻焦距在了叶修身上。似乎是感知到了视线,叶修回望他,“嗯,该回家了。”


“回家?”


“是啊,毕竟为了打游戏,我可是离家出走了十多年了。是该回去了。”


又是一片沉寂,周泽楷站在那儿只低着头望着坐着的叶修,却见着她亮晶晶地眼睛凝视着自己。


“以后是真正要在台下看着你们打了。不过我不会放弃荣耀的。”


“我知道的。”周泽楷本因输了总决赛有些消沉的心情似乎再蒙上了一层灰。


“你知道?”


“前辈,喜欢,”周泽楷的停顿总觉得听上去仿若表白,“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呵呵,”叶修笑了起来,站起身,拍了拍裙子,“小周啊,你还真是了解我。嗯……这算是你今天说的最长的一句?也不是,前面好像也说过长句子。”


被叶修提起自己寡言少语的性子,周泽楷也没在意,“一直关注前辈。”


“你这样我觉得像沐橙看的电视剧里的表白套路。”


“……”


见周泽楷半天没回话,叶修摆了摆手,“开玩笑的。别介意。”


“泽楷?”周泽楷刚开口想说什么却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周泽楷和叶修齐齐循声望向那边。


周泽楷的母亲挽着丈夫的手悠哉悠哉地走到了两人的面前,“我就晓得侬输了比赛会往个边来发呆。”


周母的话还夹杂着方言,但H市和S市本就相距不远,这吴地软语也不会差异悬殊,叶修也是听得懂的。不过这会儿见着人家家人在前,也甜甜地喊了声“叔叔阿姨好。”


“侬好呀。侬是泽楷的旁友?”周母见着叶修打招呼,也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不……”周泽楷脸红了起来,“是前辈,朋友。”


叶修歪着头,有些不解明明周母问的是否是朋友关系,周泽楷还特意强调了“朋友”二字。想着既然是后辈的父母,被摸头也许也是长辈的关爱,也不介意。


“你就是今天赢了这小子的那个小姑娘?”一旁的周父借着不算是明亮的光打量了下叶修的脸。叶修听了这话,也大着胆子,笑了笑,“是啊。”


周泽楷的长相整体看上去不像周父周母,但是细细瞧着却是挑着两人的有点长。叶修有些好奇地又看了看周父,周父身上带着书卷气,和自家老头子身上是两种感觉。多年未见父母,如今却是先见着别人家的父母,比较了起来。


周父也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干得漂亮。是该让年轻的小子多点失败的经验。”


“……”


叶修觉得周父说话和身上的气质有些矛盾,又转头看了眼周泽楷。


“老周侬个宁真是的,”周母说到一半,将挽着周父的手从他臂弯里抽出伸到周泽楷面前,“买回来了?”听到这里,周泽楷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纸袋递给了了自己妈妈。周母愉悦地拿着纸袋看了眼里面的内容,“那么晚了,侬送小叶回去吧。肯定是侬个小家伙想到这出就忽然把人家拉出来的。反正侬上次回来看阿拉俩车子就停在这附近。小叶啊,是不是这泽楷个孩子把侬拉来的?下次直接拒绝了。他就个那样子。你不直接拒绝,一会儿回去估计要闷在被子里不出来了。”


“……”本来听着妈妈的话准备去不远处停车场送叶修回去的周泽楷低头从背包中翻找钥匙。


“闷在被子里?”叶修注意到周母最后一句话,带着笑意打量一旁低头的周泽楷。周母莞尔一笑,“泽楷可好玩了。小叶我跟侬说哦,小时候吧……”


“妈……”阻止自己母亲在前辈面前提到儿时糗事,但又似乎并不成功,只好带着有些尴尬的笑容伸手拉了拉叶修的衣袖。


叶修虽然已经二十六七,奈何长相显嫩,此时里面穿着兴欣战队衣裙,外面随意套了一件休闲外套,反倒是像刚进入大学的小年轻,与周泽楷比之看起来更小。甜美乖巧的脸一看就是长辈们喜爱的乖小孩的模样,这会儿竟然被周母像熟悉许久的好友一样在那里拉家常,提起自己孩子往事。

 

 

被周母拉着扯了许久的家常,在指针指向夜晚10点之时,周父终于忍不住清咳一声,阻止了周母继续谈天说地。叶修迷迷糊糊地跟着周泽楷来到停车场时,还在回想着周母提起的往事,看着一旁周泽楷的脸上笑意愈深。


拉开右侧车门,伸手抵在车门上沿,叶修见状弯腰坐进了副驾驶。周泽楷把门阖上,却见着叶修趴在窗沿,“小周啊,你说我要是把你小时候的事卖给媒体,你说能换多少稀有材料?”


从车前绕到另一边驾驶座,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前辈,不说这个。”


“哟!这是不好意思了么?不怕不怕,黄少天和喻文州妈妈讲的可比你母亲还要多呢。”叶修摆摆手,转头打量周泽楷染上红晕的侧脸,窗外高架两侧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倒是别有一番感受,“你啊,那么内向腼腆,除了赛场上,平时遇到黄少天怎么交流的?”


“他说我听。不过,见得不多。”


“啧,少天前面吃饭时候还说起你。”


前面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高架上有些堵,周泽楷停下车转头疑惑地看着叶修。


“庆功宴少天他们一起来了罢了。一下子吵得让人头疼,我就溜出来了,”叶修对上周泽楷的视线,“不过这下出来那么久,他们应该回了酒店。一会儿回去老板娘肯定会念叨。枪王大大可以拜托一件事么?”本来还看起来懒洋洋的,到语末,掐成软软糯糯的萝莉音,配着那张巴掌大小的脸也不显得突兀。


“嗯?”


“能拜托枪王大大使用美色魅惑下老板娘让她不啰嗦么?”说罢还特意眨巴眨巴眼睛,乌溜溜的,看起来蔫坏蔫坏。周泽楷也被叶修这副样子惊了一下,但毕竟性子在那儿,也不会一惊一乍,思量了下,接了两个字,“很贵。”


“???”这回轮到叶修一脸疑惑,但是很快又明白周泽楷的意思,刻意装出来的软萌小脸立刻带上了惊奇的神色,“小周你在开玩笑?!”如果她没有理解错,周泽楷接话的意思是自己的美色很贵,要她支付报酬?!周泽楷在和她开玩笑?


点了点头,见前方车子陆续启动前行,周泽楷也转过了头。就听见叶修冒出这么一句,“沉默寡言黄少天,废话连篇周泽楷。”


“……前辈。”


“沐橙在微博上看了告诉我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把黄少天的垃圾话代入到周泽楷,想象着周泽楷废话连篇的样子有些不寒而栗,“不过想不出来,你废话连篇的样子。”


周泽楷刚把车停在兴欣战队下榻的酒店门口,就听到了车外夸张地倒吸凉气的声音。


“保时捷911?!哎呀我说,这大晚上都能见到这辆,真是。S市真是个可怕的地方。你说要是这忽然在下来个什么认识的人这不……”仔细一辨别竟然是黄少天。


“我说黄少天你丢不丢人啊。大晚上的瞎叫唤什么呢?这不什么?”叶修听到这声音和周泽楷示意了一下,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老叶?!”黄少天见着来人直接跳了起来,“我说老叶,你这是被包养了么?怎么会会坐着这车回来?我说老叶,你要被包养找我不就好了么?你看我们俩那么熟悉,我也不会欺负你是吧。要不干脆你直接从兴欣来我们蓝雨吧?你说这多好。”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从黄少天身后响起。听到自己队长的话,黄少天这会儿倒是没有收敛,本是还想接话,却见喻文州示意自己看驾驶座下来的人后,蓦地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咪,“老叶!你竟然不顾你我的友情去找周泽楷包养你!我说老叶你是不是忘了我大半夜不顾及自己身份跑到网吧帮你刷埋骨之地的记录?你竟然就这么被周泽楷拐跑了!你忘了我们十多年的友情了么!没想到你是这么看脸的女人。我错人你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叶修好笑地转过头询问喻文州,“这家伙是吃错药了?”


“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喻文州笑着回复。


本来还担心遇到粉丝可能会给叶修带来不必要麻烦的周泽楷这会儿听到黄少天的话沉默地闭上嘴不说话,就只绕过车头,站到一边。


“队长!你怎么也这样!队友爱呢!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都还没嫁,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不过我说老叶啊,你怎么遇上周泽楷了?不是就下楼买包烟么?你去了那么长时间,要不是苏妹子说你那么大人肯定是有事,你们老板娘就要去报警了。”


“你这话题转的可真够快的。只是正好遇上小周就聊了会儿天。”也没说被周泽楷拉着去逛公园遇到周家爸妈的时间,说了指不定黄少天还能扯出什么来,叶修也就几句带过了。


黄少天想要接下去,但是却不止怎么了,噎了一下才开了口,“你们俩?”又扭头望向周泽楷,“你没被她气得想掐死她吧?”


“没。”周泽楷本来也话不多,对上黄少天也没多几个字。


“什么叫被我气得想掐死我?姐说的一般可都是事实。”懒散地靠在周泽楷车上,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周泽楷给的烟抽出一根准备点燃却被黄少天拿了过去。黄少天细细观察了一番,又神色复杂地看向周泽楷,却没有开口。


“怎么了?我说你拿我烟干嘛?”一把从黄少天手中抓了回来,叶修刚准备点燃,却又一次被阻止了。酒店的自动门后传来了陈果的喊声。


“叶修!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说你这么大个人!手机也没,忽然不见,让人怎么找你?你一小姑娘万一被人贩子拐到山里去怎么办?”陈果劈头盖脸数落了下来,也是因为心急,竟然也没顾得上黄少天和喻文州站在门口。


‘人贩子’周泽楷等着陈果说完,才开口,“对不起。”


陈果听到抱歉,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不对,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这才听话……不对……周泽楷?!”意识到说话的不是叶修,陈果瞪圆了眼,注意到站在叶修身旁的周泽楷。


“下去买烟的时候遇到小周嘛。随意讨论了下今天的比赛,就晚了。老板娘,你别担心。”


“你和周泽楷讨论比赛?”陈果皱眉不解。兴欣战队队长和轮回战队队长,总决赛还你死我活地刚刚打完,这会儿已经熟悉到一起讨论比赛了?叶修在兴欣的时候好像也没说自己和周泽楷很熟悉。


“这不巧遇嘛。文州,你和黄少天大晚上也不回去,跑来我们兴欣住的酒店,这是要来吸收我们冠军的欧气么?”


“滚滚滚滚滚滚滚!”


“那前辈给吸么?”喻文州笑容依旧是那么温和。


“当然不给。这可是要收费的。”叶修这么一说,周泽楷总觉得这似乎是把先前自己难得的玩笑给借去和蓝雨这两人飚垃圾话了。


听了这话,黄少天拉下脸,准备去掐叶修的脸,“我和老叶什么关系,她肯定不收钱。老叶你说对不对?”


“你?你收双倍。”


“靠!你这是见异思迁!周泽楷你是不是给她灌了什么迷药了!老叶竟然这样对我!”


周泽楷接了下,但也只蹦出来两个字,“没灌。”


“见异思迁是这么用的么?”陈果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话题跟着跑偏了。喻文州用几个手指托着下巴,想了下,“少天可能是买了假的成语词典。”


“队长……你……”“你”了半天,黄少天愣是语塞没有下文。


想到时间已经很晚了,叶修抬手开始打发人,“你们俩快点回去了。小周你也回去吧,不然第二天有黑眼圈了,影响了形象,搞不好你们轮回经理和老冯就要找根绳子挂在我们兴欣门口了。”


原是在门口等出租车的蓝雨二人,见着有车开来,也顺势接了叶修的话,道了别先回去了。叶修和周泽楷说了声“小周,再见了。”准备转身跟着陈果上楼,却被出声的周泽楷拦下了。


“叶修前辈。”


“嗯?怎么了?忽然想起应该把我掐死抢回奖杯了么?”已经走到旋转门前的叶修转过身看着那边车旁的周泽楷。年轻的后辈站在酒店大门口却给了叶修一种‘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下’的错觉。


不知是否是想到了之前相遇时的那份失态,周泽楷脸上又红了起来,但却依旧很清晰的听他缓缓吐出,“今天,谢谢前辈。前辈,很伟大。”


叶修顿了一下,走了过去,脸上难得也染上了红霞,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有什么好谢的。而且你这么夸我,我也是会不好意思的。好了,这下,真的是,再见了。”说罢,她转过身去,没再回头。


“前辈,再见……”


评论(3)

热度(68)